威尼斯网上娱乐场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彩票app > 正文

彩票app

博e百注册中心-魏晋九州|吃龟脚、喝柳浆、黑牙齿的交州人

2020-01-11 18:14:39热度1942
读了《交州记》,才晓得交州人将柳絮裹着的种子磨成浆,再用这柳浆酿酒,醉人得很。虽然归了大一统,但中原这边儿始终将交州当做神神秘秘的南蛮之地。还有人说,交州土著平时住树上,吃生肉,跟上古时没开化的野人似的。但人就是这样,一边爱惜性命,怕过去交州,一边又好新奇,贪恋交州那儿的宝贝,要人家上贡。譬如《交州记》里写,合浦东边百多公里的地方,有一棵杉树。谁知道交州的树,就是不一般,树砍了没错,人也死了不少。

博e百注册中心-魏晋九州|吃龟脚、喝柳浆、黑牙齿的交州人

博e百注册中心,谢玩玩 时拾史事 昨天

时拾史事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搬运

魏晋九州山水系列/谢玩玩(文)/周日更新

有一年我和朋友去福建东山旅行,到时已饿得前胸贴后背,便随便找了家海鲜楼吃饭。菜单上名字列了一溜儿,许多都不认识,就凭感觉点了几道。过一会儿菜来,一盘乌龟脚!

大小不一的绿爪子拢在一块儿,整整五个,下面延出褐色“肢节”,看着又怪又脏。我俩不知道从何下口,又不好意思问,思来想去,最后犹犹豫豫地放了整个在嘴里,牙齿轻咬一下,不动,再一咬,碎了!满口都是渣,也没什么味道,什么玩意儿!

后来才知道这叫龟脚,也叫石蜐(jié),还叫仙人掌、佛手贝、狗爪螺、鸡冠贝...名字很多。人家吃也不是这样放到嘴里硬嚼,而是逮住褐色“肢节”那块地方剥开,那儿有块白肉,才是精华!吃起来蟹肉似的香。

大概就是这玩意儿了

东晋末年(公元380年—420年左右),刘欣期写《交州记》,里面提到过类似的食物,说它形状像乌龟,脚又似螃蟹,有十二只,都长在腹部。腹部上还有子儿,又密又小,芝麻似的,挑出来能做酱。平时行走,都是母的背着公的走,一抓抓一双。抓来怎么吃?烤来吃。当地人叫它黉鱼。我查过资料,有说黉鱼就是魟鱼。可魟鱼扁软一片,或圆形或菱形,也没见有脚,瞧着和刘欣期说的这种鱼不大一样。黉鱼也许是当地土名,不知道现在叫什么。

有种土肉臛,臛是肉羹的意思,土肉臛就是土肉做的肉羹。那土肉是什么?可不是你以为的肉灵芝!

原料是沙土穴里挖出来的一种白虫,很像蚕蛹,前后尖窄,中间鼓胀胀地隆起,却又没蚕蛹那么硬,浑身软软儿地,在沙土上轻轻蠕动——刘欣期写得太传神,我每想到这场景就头皮发麻,背上一阵一阵的鸡皮疙瘩。这土肉有百多米长,头尾都能吃,但中间腹部那儿的肉最好,口感跟新生小猪似的,极香嫩。人们就把这块肉单拎出来作肉羹,将军一碗,剩下的分给将士们,都吃得饱饱儿的。

还有柳浆。我从前只知道柳絮。春天一来,到处都是,有时候扑在脸上,软软柔柔的,心里也跟着绵起来。读了《交州记》,才晓得交州人将柳絮裹着的种子磨成浆,再用这柳浆酿酒,醉人得很。这种吃法可新鲜!

交州“怪”的东西真不少,一看就不是传统的中原地区,是现在广西钦州、雷州半岛和越南北部一带,先秦时叫南越。

它本不属于中原管,秦始皇统一六国时,“南取百越之地,以为桂林、象郡”(公元前214年),勉勉强强成了大秦附属。越人自由惯了,虽被秦始皇虽暂时用武力镇压住,但口服心不服,秦始皇一死,又独立了。一直到汉武帝元鼎六年(公元前114年),才真正平定下来,设了南海、苍梧、郁林、合浦、交阯、九真、日南、珠崖、儋耳九郡。后来政区变化,东汉年间,就叫交州了。

虽然归了大一统,但中原这边儿始终将交州当做神神秘秘的南蛮之地。说那边的人,头发短短的,脑门儿上、身体上,都纹着花里胡哨的图案;有时候见着冲你一笑,牙齿居然是黑的!——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轻易损伤,可这边儿的人,这边儿的人,居然敢这么胡来?真是大不孝!果然不是我大中原的衣冠人士!

西南民族如傣族、基诺族和布朗族至今有用植物脂烟自制“颜料”染齿的习惯,因植物脂烟所制颜料有光泽,似漆,所以也叫“漆齿”。

这还是轻的呢!《交州记》里说,九真军安县(不知道是哪儿了)有个姓赵的婆婆,爱穿一种金碮屐,乳房有一米多长——那不得拖地上?,平时也不着家,就在住在山里做大王,手下许多土匪流寇,凶蛮得很。还有人说,交州土著平时住树上,吃生肉,跟上古时没开化的野人似的。他们满身都是毛,脚上没骨节,一旦躺下去,自己就起不来了,非得别人扶一把才能站稳;又说他们腿是交叠在一起的,左小腿压在右小腿上,所以叫“交趾”;平时祭祀,都是用人肉,还把人骨头给磨成水浆....越传越离谱。

这些模模糊糊的“据说”,将中原一干士大夫吓得肝胆俱裂。更何况交州地处热带,虫豸许多,一个不留神,脚下身边就窜出一样虫来。或者眼前一花,一条蛇就到了脚边,抖抖索索地想往后退,旁边又有一只大蜂嗡嗡盘桓,仿佛随时都要飞下来刺你一口。

它虫多,树也多。可这些茂密的树木,翠色撑天,出了这片林子,又见另一片林,周遭全被闷住了。虽有草木香气,但并不润爽,反觉一身臭汗,湿热得很。有时走在里面,根节盘绕,地都是油的,不知道多少虫豸尸体腐烂在里头。

全是瘴毒哪!过去就是死路一条。

所以东汉伏波将军马援出征交州(公元41年),临行前要同家人诀别;汉顺帝永和三年(公元138 年),朝廷想发兵平定交州叛乱,大将军李固坚决反对。其中一个理由,就是瘴气凶猛,去过的人,十之四五都得死。西晋时候,交州兵折损过半,大多不是战死,是因瘴气而死...所以唐代韩愈被贬到这一片儿的时候,跟侄孙韩湘说,“好收吾骨瘴江边”,心灰意冷得很。

但人就是这样,一边爱惜性命,怕过去交州,一边又好新奇,贪恋交州那儿的宝贝,要人家上贡。什么孔雀、蕉布、犀角、鹦鹉、翡毛、翠毛、槟榔、黄屑、蚺蛇胆、草豆蔻、龙花蘂、鲛鱼皮、白露藓...都是没见过的别致玩意儿。就连杉树,也是交州的要稀奇些。

譬如《交州记》里写,合浦(今广西北海、钦州、玉林等地)东边百多公里的地方,有一棵杉树。风呼呼一吹,叶子就刷拉拉地掉下来了。但它不掉在合浦,要落地时,又“腾”地起来,飞入了2000多公里外的洛阳——这可真是讲情分的好风。祝英台与梁山伯生死不离的情义,也只送了十八里,人家这风,一送就是几千公里!

既然千里迢迢从合浦来,甚不容易,那就不能随便落个地方,要专落到善占卜的人面前,让他瞧瞧我这片杉树叶子,多么与众不同。果然这占卜的人捏着叶子沉吟半晌,再掐指一算,深沉地开了口:“这征兆好,却也不好,合浦那边儿怕要出个皇帝。”

这还了得?朝廷赶紧派了数千人过去,要将这树砍了!谁知道交州的树,就是不一般,树砍了没错,人也死了不少。但朝廷不管,树死了就成,搁那儿不管了。后有三百多个人坐在这断木上吃饭,宽敞得很。

合浦的杉树了得,珍珠更了得。

合浦珍珠现在也很有名

魏晋南北朝时候,因珍珠润白可爱,光也柔柔。虽然耀耀,但这耀耀不甚分明,有种含蓄的内敛,所以大家都爱珠。

譬如吴末帝孙皓在宝鼎二年(公元267年)修新宫殿,就耗了许多珍珠。大宫殿用,小玩意儿也用,刘宋元嘉十七年(公元440年),宋文帝叫人做天文仪器,里面嵌黑、白、黄三种珠子,代表星辰日月。世家大族郑重仪式上,像结婚时候,也用珍珠。阔气的人家,是将那种直径十多厘米的大珠,嵌在铜镜上。

珍珠还能当钱财货物,用来赏赐朝臣、婢女,或者买卖交易。西晋高调炫富的石崇,让人把沉水香碾成粉末,铺在象牙床上,叫他宠爱的婢女们上去踩。身轻如燕,走不出痕迹的,石崇就赏珍珠百串。至于衣装打扮,作耳环啦、项链啦、戒指啦,如今怎么用,古代也怎么用,就不必提了。

品评人物,那时候也爱用珍珠形容,《世说新语》里记载很多。像什么因长得太漂亮,被人看杀的卫玠,坐在人家旁边儿时,人家说是“珠玉在侧”;还有人去“旧时王谢堂前燕”的那个王家,见他家子弟错落就坐,各有风姿,不禁感慨说,今日过来拜访,真是极有眼缘,所见之处,当真琳琅珠玉哪。但凡俊秀人物,魏晋人见了,都要赞一声如珠如玉。

既喜欢珍珠,那财力许可范围内,自然就要用好珍珠。

合浦的珍珠叫南珠,出珠子的几个地方,西洋的西珠,东洋的东珠,都比不上南珠光润。南珠里的上品,晚上黑漆漆地不见五指,放一粒去,房间登时透亮,所以朝廷、世家大族用的,大多是合浦珍珠。

合浦珍珠好,价格当然也不便宜。

汉元帝时候(公元前49年—前33年),京兆尹王章得罪了权臣,全家被流放到合浦,靠采珠为生。当时一斛米的价格是100钱,王章家人卖珍珠,能买数万斛米,某种意义上,可说是因祸得福,至少生计不愁了!

老百姓不傻,知道采珠能发财,便专挑小子,十多岁起就训练他们下水采珠。东吴时(公元228年-263 年左右)朝廷有禁令,不准民间采珠,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难得住咱们?趁官府人不注意,悄悄潜入水里待着,一个一个地找——他们自小就练这门本事,水性好,也不怕,等找到好珠了,就吞进肚子里,再浮起来上岸。若官员问,怎么着,长在海边儿,还不许人下去游泳了?你查,查呀!摊平了让你搜,搜得出珍珠来么?禁也禁不住,反而民怨沸腾。

有了东吴的前车之鉴,晋武帝便很乖觉,非但不禁止百姓采珠,还大力提倡珠市,每年十月到二月之间,都可以做珍珠生意。这个政策民心所向,后来东晋、南朝(刘宋、萧齐、萧梁、陈)一直沿用,合浦的珍珠也被销往全国各地,名扬天下了。

参考文献:

《三定交州与孙吴国运》胡晓明

《东吴首任的交州刺史步骘》何维鼎

《东汉末年中原士民迁徙扬荆交三州考_省略_兼论永嘉迁徙前客家先民的早期形态》宋超

上一期:魏晋九州 | 死在洛阳的司马遹和贾南风

更多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:时拾史事(historytalking)

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@outlook.com(有偿)